山东群英会选号技巧

中国西藏网 > 文史

我要去西藏(五):岗托印象

于雁军 发布时间:2020-05-12 09:05:00来源: 中国西藏网

  【编者按】值此西南军区十八军胜利进藏70周年暨西藏昌都解放70周年之际,我与耄耋之年的母亲怀着对进藏英雄们无比崇敬的心情撰写此文,深切缅怀那些为了西藏的解放、建设、守卫而献出宝贵生命、献出青春年华、献出一生、甚至几代人的宝贵年华的所有雪域儿女。五十年代进藏的那些勇士们,虽然他们已大多与世长辞,有的永远长眠在了雪域高原,但他们那种大无畏的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的豪迈精神、豪情壮志与雪域高原永存。他们的这种精神像雪域高原上的格桑花一样盛开、怒放,像雪山之巅的雪莲花一样洁白,像藏族同胞双手捧起的哈达一样圣洁,他们的奉献情怀永远为西藏人民铭记。


图为十八军将士进藏途中向群众做宣传工作

  甘孜至昌都段险情终于排除了,母亲随昌都分工委机要交通站押运组长韩进选、押运员郑海超乘坐兵站的顺路车又出发了。母亲每天盼星星、盼月亮早日开拔,去昌都与父亲团聚。屈指算来,母亲在甘孜兵站整整待了两星期有余,由于当地形势复杂,她自己孤身一人不敢擅自上街,父亲的那两位同事又忙于处理公务。母亲唯一的遗憾是在甘孜待了这么长时间,却没有去尽情领略这个古老、纯朴、神奇的西南重镇的风情。同时母亲心里愉悦地想着:“尽管路途艰险、遥远,时常受到‘有叛匪出没’的传闻的困扰,但昌都总算指日可待了。”

  汽车出了甘孜,翻过了主峰6168米的素有“爬上雀儿山,鞭子打着天”之说的险要万分的雀儿山。在德格兵站打尖一晚上,第二天到了金沙江岗托渡口。当时那里正在施工,建造由前苏联道桥专家援建的岗托大桥。它是中国第一座斜缆式吊桥,全长137.87米,桥宽4.8米,高28米,两旁设人行道,于当年12月建成通车。这座大桥的建成,使之成为当时川藏咽喉要道,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大桥的建成,使天堑变通途,不但结束了千百年来“牛皮船傍水回环,欲渡时望江兴叹”的历史,而且为巩固西南边防,促进边陲地区社会经济发展发挥出了巨大作用。金沙江岗托大桥已不仅仅是一座桥梁,她已经成为民族团结,祖国繁荣的一座里程碑。大桥横跨金沙江,俯卧于峻岭苍塬之间,是何等豪迈壮伟。半个多世纪沧桑巨变,大桥岿然屹立于此,她庄重的身躯既是历史的见证,也同时感召着中华民族兴旺的美好未来。第二年返回时,母亲再也不用乘坐牛皮筏惊心动魄地渡江了,乘汽车几分钟就驶过去了。

  母亲站在渡口,瞭望江对岸,可见岸边山壁上面镌刻“西藏”两个红色大字,分外醒目,遒劲有力。睹物思情,韩组长动情地讲起了解放昌都的第一仗——岗托之战,“1950年10月,十八军解放昌都过江后,为了纪念胜利,战士们用刀刻上的。”韩组长指着对岸又接着说:“江对岸不远处还有当时旧西藏噶厦政府负隅顽抗、在渡口边上修筑的三个军事碉堡,他们妄想阻止解放军过江。10月7日佛晓,英勇善战的十八军将士向敌人打响了第一枪,在炮火的掩护下开始渡江,向对岸藏军第十团一部发起攻击。藏军居高临下,顽强坚守。战士们临危不惧、齐心协力把船划到对岸边,迅速占领滩头阵地。后续部队强渡时,遭到藏军密集火力封锁,强渡受阻。8日凌晨,我军经严密组织,强渡成功,碉堡里的敌人彻底投降,举起了白旗,解放军完全占领了岗托,将鲜艳的五星红旗插在了碉堡上。”此次渡江作战,参战部队牺牲26人(其中淹亡15人),这些英烈们永远留在了金沙江畔,岗托成了他们永久的家园。岗托村由此成为闻名天下的“西藏第一村,红旗最早升起的地方”。战斗的硝烟已经散去,金沙江的江水奔腾不息,好像在述说着当年那段硝烟弥漫的战争岁月,让驻足怀念的人们流连忘返。


图为1950年十八军解放昌都时,解放军战士用刀在岗托渡口岩壁上刻下的“西藏”二字

  韩组长与母亲他们乘当地藏族老百姓的牛皮筏渡过了金沙江。母亲回想起当时过江的情景还心有余悸。过江时正值艳阳高照,江水咆哮,水流湍急,等到牛皮筏行到江心的时候,倏然间江中涌起了浪头,一浪高过一浪,简直就是江水滔天,牛皮筏随着急流剧烈颠簸起来。船工叮嘱道:“不要怕,这是常有的事,抓紧绳子。”母亲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闭着双眼,两手紧紧抓着牛皮筏上系的牛皮绳,一动不敢动。那位藏族船工镇定自若,面不改色,使劲划着桨。牛皮筏打了数个旋涡,随着波浪起伏、前行,突然像离弦之箭,急速冲向对岸。好在有惊无险,在江心与大风大浪搏斗了不到半个钟头到了对岸。  


图为岗托村藏式民居

  母亲他们一行怀着对英烈们无比崇敬的心情离开渡口,走了小一段路,就到了昌都地区江达县岗托村,第九兵站、军邮站就驻扎在此。母亲在九兵站等待出发的两天中,情不自禁想起了父亲常向她讲起在岗托的“信使”经历。1950年10月底,父亲随十八军解放了西藏门户、藏东重镇昌都后,父亲又被调回到了西南军区支援司令部(后改为十八军后方司令部)第一办事处地九兵站岗托军邮站,任站长。岗托军邮站极其重要,它是所有军邮站中的枢纽,这是由于岗托处于衔接藏东与川西的要冲所致。党中央、西南军区、西藏工委、西藏军区、昌都分工委往来的要件都要经父亲以及他的战友们冒着高原缺氧、长途奔波甚至生命危险送到下一站。父亲他们这些军邮人员常被称为“马背上的信使或牦牛背上的信使”。想到此,母亲感到无比自豪,她为有这样的丈夫而感到无尚光荣。她心里默默下决心:“我到了昌都,决不拖他的后腿,好好支持他搞好机要工作。”(中国西藏网 文/于雁军)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山东群英会选号技巧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山茶飘香

    起风了,白云翻过家乡的道道山坡,爬到林间树的枝丫上。经过祖辈汗水浸泡的茶树,叶尖上冒出片片新芽,像绿色细浪,一波拱一波。[详细]
  • 我是青藏高原上的一块化石

    我是青藏高原上的一块化石世界屋脊,明珠璀璨耀眼雅鲁藏布江在我血管里奔腾川藏、青藏公路在云端穿梭火车铁龙般腾云驾雾送来安康和吉祥拉萨宛若一朵莲花盛开。[详细]
  • 西藏阿里积极挖掘藏西红色历史记忆

    “远征西涯整十年,苦乐桑梓在高原。只为万家能团圆,九天云外有青山。”这是“领导干部的楷模”、原阿里地委书记孔繁森生前留下的诗篇,也生动概括了他在高原的工作状态。[详细]
极品斗地主 天天斗牛 海南4+1走势图 海南4+1 皇马电竞app